書法:智盈則澤 忠盈則竭


春秋戰國時代慎子的《知忠》曾寫到:「亡國之君,非一人之罪也;治國之君,非一人之力也。將治亂,在乎賢使任職而不在於忠也。故智盈天下,澤及其君;忠盈天下,害及其國。」


國家興亡,不獨是君主一個人的問題,要治理好國家,是看君主能否善用賢臣,讓「一人之下,萬人之上」的朝廷重臣,盡其職,處理好政事,解決國家各種問題,而不看有忠臣數量的多少。為人君者,要思考如何使賢臣盡心,要讓臣下有敢於進忠言的膽識、有能夠獻良策的智慧;為人臣者,又要有足夠的智慧,拿掐忠誠與愚忠的分別。多用智者能人,將能輔助君主、惠及萬民;多用愚忠庸材,將危害國家,後果不堪設想。這裡提到的智與忠的問題,放諸今天,仍然適用。


善待、活用「智」者,是當代的管理層,應當達到的高度。任用賢能,要讓他們用心做事,敢於進言。作為領袖,要有接納進言的胸襟,活用他們的智慧。只要「智」者做好他們的本份,緊守他們的崗位,一個機構自然運作得流暢。當今世代的年輕人,未必久留於同一個崗位,工作幾年後,可能就會轉工,尋找新挑戰。現今世代的「愚忠」,是員工會否在工作時,即使觀察到潛在隱憂,或是查覺到上位者作出決定的缺失,卻只忠誠於指令,盲目服從,而不去反映問題。


作為領袖的,要謹記自己所得的成就,不獨是自己的功勞,是一個團隊,一個機構的上下同心協作,才能造就的。要確保能者願意繼續為團隊付出,需要開放溝通、反映意見的管道,緊密關心員工的工作,亦要信任員工的能力,下放自主的空間,讓他們成為協策的一分子,能夠如實反映現時情況和潛在的問題,才是成功的關鍵。


賢者的「智慧」不可缺,「忠誠」和「愚忠」可能只是一線之差,打開天窗,開放說話的空間,可能才是對各持份者最佳的方法。


© 葉國華教授 2019 版權所有    中和位育|葉國華教授網站